宋歌

想要粉丝
嘿嘿嘿

Angels IN Chelsea

*sweet
*匆上升
*ooc
1.
何洛洛急步跑过海德公园。
他准备和自己的爱人相汇。
在这年夏天。

2.
方翔锐来自切尔西。
一个伦敦的自治城市。
那里充斥着艺术与金钱。
他常常在海德公园里长坐。
英国的天气在四月坏极了,忽然开始下雨。
他躲进教堂里。
何洛洛也算是在那里躲着,也不算是。
母亲的好友突然离世,他和母亲从中国赶到这个城市,母亲悲伤过头,没时间管何洛洛,让16岁的何洛洛自己逛逛。何洛洛英语又不好,又在伦敦迷了路。只好找了个看上去很漂亮的公园,钻进一个很漂亮的教堂,坐了下来。
方翔锐突然出现,吓了何洛洛一跳。
方翔锐坐在他旁边抖着水,见身旁有个受了惊的人,不对,那个人是东方人。眼瞳是棕色的,只不过瞪得很大,头发是黑色的。应该是中国人吧。方翔锐想。
“中国人吗?”方翔锐问。
何洛洛忽然有种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感觉。
他点点头,近乎激动地说:“你也是中国人吗!呜呜呜伦敦好大啊我找不见自己的酒店了呜呜呜”
方翔锐也算半个腐国人。
取向又被各类英国绅士掰得弯来弯去。
这人,好可爱啊。
方翔锐这匹狼开始行动了。
3.
了解了彼此的姓名以后,方翔锐领着何洛洛在雨后的公园穿梭。
“刚刚那个教堂叫什么啊?”何洛洛在国外见到国人总是亲切,甚至可以说是热情。
方翔锐告诉何洛洛,那是威斯敏斯特教堂。很有名的呢。
何洛洛低头笑了,他说:“我很少出门,平时就待家里,所以就不知道。”
方翔锐停下脚步,回头问何洛洛,
“你想认识我身后这一片土地吗?”
何洛洛所见的那个土地,是方翔锐和九曲湖。

4.
方翔锐手上拿着热牛奶,还牵着何洛洛的手。
他正在带领他,
认识属于他自己的切尔西。
他们在斯隆街飞奔。
“哇,这个地方真豪华。”
何洛洛赞叹。
方翔锐指着帝皇之路上的艺术馆和商店,边介绍边搂上何洛洛。
何洛洛默许了。
“吃完想去哪?这里有个植物园,挺好看的。”方翔锐吃饭很快,望着何洛洛。
何洛洛摇摇头,他问方翔锐:“你不上学吗?今天可是工作日。”方翔锐用手支着脸:“我退学了。家人都无所谓啊。而且我很讨厌上学。”何洛洛哦了一声,“那你带我去你家看看吧。”
这么主动?!方翔锐惊了。
“想什么呢?”何洛洛白他,“你家住这里,一定很有钱吧。”
“跟我没半毛钱关系。”方翔锐进了门,“都是我后爹的。”
何洛洛笑,没说话。
方翔锐很急着解释,“真的,我2岁跟我妈来这,改了国籍。不过我还是喜欢中国的。”
何洛洛走过去,轻轻拍拍方翔锐的发尖。
“落灰了。”
方翔锐有些庆幸他没往下问。
少年心动不过一瞬间。

5.
他们最后去了一个钟楼,路上方翔锐一直在讲钟楼鬼故事,没把何洛洛吓着,把自己吓着了。
“你上不上啊方翔锐?!”
何洛洛边上边问。
方翔锐见那人笑得明媚,两眼弯弯,自己也跟着笑。
没得答案的何洛洛自己上了钟楼。
方翔锐在楼下等,耳边突然响《angels in Chelsea 》
这首歌,
-brown bags shy high i see angels in Chelsea
当方翔锐看到何洛洛从那座钟楼上下来,朝自己奔跑时,他想到了天使。
切尔西的天使。

6.
“我那时没答应你!”何洛洛喊,“没有!”
方翔锐牵着何洛洛的手,说起这段回忆时,何洛洛笑到不行,“还当着神父表白,也太纯情了吧。”
方翔锐问何洛洛,“你知道为什么我成天在海德公园坐吗?”
“为什么?”
“就是为了等切尔西的天使啊。”
方翔锐说完,自己都笑了。
他心里说,
为了等到那个属于自己的天使啊。



结局烂尾了……

Rachel Platten《Angels In Chelsea》 http://url.cn/5oO0XHO @QQ音乐@

何洛洛是摩羯座的
徐一宁是金牛座的

孙杨加油!!

FLIPPED

甜饼
勿上升

1.
何洛洛从池忆的床上蹬腿起来。
踢到了方翔锐的床板,疼得快跳起来大叫。
吸了口气,开始揉自个的小腿。
转眼看见了方翔锐床上被子里突兀的一角,便扯了出来,可那堆东西稀里哗啦落了一地。一本书正正摆在眼前,《FLIPPED 》。
何洛洛指着那本书,问池忆,这是什么意思?
池忆可是火星英语过的初中生。
他掏出了手机。
“翻?”池忆说。
何洛洛心里嘀咕,什么破名。
就把书和……什么?情书?
他又吸了一口气。

2.
方翔锐最近很烦。
他的书桌总堆着一些粉红色的信封。
是人都知道是情书。
这是其一。
其二是,
他的社长不理他了。
“一宁~”周浩然故作油腻的凑到徐一宁身旁,“一起吃午饭吗?”可徐一宁总是缩紧了身子,一脸紧张的看着他。
周浩然有些恼。
我的脸有这么丑吗?方翔锐在和林墨吃饭问。
林墨盯着他看了看。
有。林墨说。
方翔锐气绝。
林墨笑了笑,假装没看到何洛洛朝这边投来的,有些焦灼的眼光。

3.
何洛洛吃完饭,和孙亦航走回舞蹈室,他问孙亦航,“你觉得方翔锐会喜欢我这种人吗?”“哪种?”孙亦航边热身边问。
何洛洛坐在他身边,“就是我这种啊。”“可爱的金刚?”孙亦航笑。何洛洛白他,“认真的。”然后看着镜子。
“你就是你啊。”孙亦航说。
林墨对方翔锐说:“大哥,你讲完没有?你是不是爱上何洛洛了?”
讲了30分钟何洛洛的方翔锐有些害羞,“不会……吧?”他迟疑了。
方翔锐,确实对女孩没有心动的感觉。
自己喜欢何洛洛吗?
这个迟疑很快有了答案。
当方翔锐看见何洛洛时。
怦然心动。

4.
-“我意识到加利特一件事是说对了:我心动了。完全心动了。”

方翔锐意识到林墨一件事是说对了:我心动了。完全心动了。
何洛洛。
何洛洛。
何洛洛。
方翔锐的世界只剩下何洛洛。
他决定表白。

5.
何洛洛面对着方翔锐,有些慌张。
“你找我,有,有事吗?”
他想起那天被自己扯乱的书。
“那天我是故意弄乱你的东西的,对不起。”
何洛洛说。
方翔锐摇头。
“没事。那本书的书名就是我对你的感情。”
“翻?”何洛洛问。
他是把我当障碍了吗。
方翔锐纳闷,“什么翻?”
“那本书的书名啊。”
何洛洛说。
方翔锐笑了,
他深情的望着何洛洛,
“有些人沦为平庸浅薄,金玉其外,而败絮其中。可不经意间,有一天你会遇到一个彩虹般绚丽的人,从此以后,其他人就不过是匆匆浮云。”
好长。
没听懂。
何洛洛想。
这是表白吗?
方翔锐激动的破了音
“何洛洛,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激动的变成了感叹句。
何洛洛哪管那么多,他一直都是感性的人,更别说是自己喜欢的人。
何洛洛在方翔锐怀里哭成了一个筛子。

6.
后来,
何洛洛才知道那本书叫《怦然心动》。
他也开始看那本书。
“接下来,我所知道的就是,他紧紧握住我的手,与我深情对视。我的心跳停止了。就要来了吗?我的初吻就要来了吗?”
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
方翔锐后来暴揍了池忆。
不知道为什么。
小天使委屈。
林墨倒是嘚嘚嗖嗖的给自己立了个招牌:墨半仙。
专看桃花运。



看过的都有桃花运哦~

富裕zhei好

七夕不快乐

走现实向 Ooc

何洛洛和方翔锐本来应该是一对的。
本来就是官配。
徐一宁躺在床上,翻着手机,黄其淋发过一条短信,大致是问七夕怎么过。徐一宁不想回,也懒得回。他老好人社长的身份,在夏日祭后就破碎了。徐一宁累了。
有时候,人设会把真实的徐一宁困在何洛洛里。徐一宁想。他想起周浩然。
周浩然总是那么轻松转换。
也许不管是周浩然还是方翔锐,他都是那样,那样美好,那样与自己保持距离。
那个距离有个林墨。

徐一宁睁开眼睛,突然想到方翔锐对他说的一句话。“你能注意一下你的形象吗?我不喜欢别人叫你金刚芭比。”何洛洛笑了,他说,唉没事,反正我就是这样的人。方翔锐沉了眼,默默地,有些悲切的望着何洛洛。“你不是徐一宁。”
徐一宁在心里问,那你又是以什么身份在关心我呢。
方翔锐先生。还是周浩然。

“你以为我喜欢吗?”

徐一宁这一觉睡了很久,已经是晚上了。七夕来台风,可真刺激。
他解锁手机,打开微信顶置,
徐一宁问:“周浩然,今天过的怎么样。”
那边没有回。
估计在忙电影宣传吧。徐一宁想。
“恭喜你啊。”
打出这句话,自己都觉得酸。
却没有撤回。徐一宁觉得自己很矫情。
手机忽然响起来,是周浩然。他没回自己,反而发了一条微信空间。“陪严浩翔补过14岁生日!”图片上有四个人,而方翔锐搂着林墨,脸上挂着微笑。
他很久没这样笑过了。
对自己。
正在神游的徐一宁突然接到池忆的电话,电话那头吵得不行,而池忆的声音更大,“社长!明天我去杭州找你玩啊!”热呼呼的语气扑到徐一宁脸上,他又变成了何洛洛。
可要藏好自己啊。

和池忆通完电话,“七夕快乐!”池忆说。何洛洛笑了。
七夕不快乐。
周浩然回了信息,“过的很好啊,七夕快乐呀。”
连给自己回信息的机会都没有。

我是所有人的哥哥,却只想做你的社长。
飞快打消了这个念头后,周浩然又发了一句,“徐一宁,七夕在干嘛呢”应该是觉得自己刚刚的回答不太妥吧。徐一宁如实回答:“睡觉”
周浩然又打过来:“小心你家发大水呀。”
徐一宁黑脸。
这是方翔锐。
不是周浩然。
周浩然应该是离我远远的,回不到去年的那个人。
方翔锐其实很会满足各种cp的人,他和林墨,孙亦航都有cp,何洛洛却只和池忆算个cp。
去年是周浩然啊,那个带给徐一宁温暖的小太阳。
今年是方翔锐啊,那宠粉的,演了电影的小太阳。

方翔锐进步很大。
他融入方翔锐。
而徐一宁却还在何洛洛这个社长上。

他们再也不会牵手入睡。
再也不会是敏感认生的少年。
周浩然一直进步,他在成为那个美好的少年,他们分开了,没有人再陪徐一宁分享敏感。

刚开始,因为他们都是一样的。
所以他们惺惺相惜。

徐一宁在七夕夜中沉睡。
周浩然的信息又发了过来
“七夕快乐。”
放屁。你以为自己是谁。徐一宁骂。
没有你的七夕都不快乐。

当然是酸菜鱼啦

房东是恋人房价会不会打折 2

1.
“喂喂,那有表白到一半就倒下去的?”林墨跟在方翔锐后面,边走边抱怨。方翔锐没说话,在医生后边走。林墨见方翔锐不理他,干脆开始自言自语,什么“这届小学弟都这么大胆吗”“哇我的初吻”这句话刚落,方翔锐就睁大眼睛,“什么……?”林墨说,“他亲了我啊。”方翔锐吃惊之余不忘心里给孙亦航大喊,nice 兄弟。“就是过敏了,”医生从病房探出头,“打几针,留院观察半天吧。”方翔锐舒了口气,林墨更是从椅子上舒展开了,他说:“吓死我了。我以为他多大问题呢。”方翔锐吐槽:“学生会会长,你可是咱们学校的标志啊。”林墨笑,医生又说:“家属先来缴费吧,病人醒了后再按铃吧。”方翔锐站起来,叫林墨看好孙亦航。
林墨径直走进病房,见孙亦航还在昏迷,就开始犯困,晃晃悠悠就栽进了梦里。孙亦航腹部一疼,“啊哟……”他睁开眼,见一个毛绒绒的头在他的被子上起伏。“呀孙亦航你醒啦。”方翔锐拿着一些单子就进来了。孙亦航忙嘘住他。“收声收声,人睡了。”方翔锐白他,压低了声,“真不知道谁是中毒的那个人了。”孙亦航望着林墨,揉揉他的头,一脸地主家的傻儿子的迷之幸福感。方翔锐表示他真应该被烧死。
方翔锐把单子压在柜子上,说:“那我先走了,下午还有课。”“等下,你找到房子了?”孙亦航问。方翔锐点点头,“嗯,明天搬了。”等方翔锐走出病房,孙亦航就边看林墨边打盹,护士姐姐的火把就差没抛过来。
“是,是,明天就可以了,”方翔锐把手机放在鞋柜上,“9点是吗?好,谢谢您。”换好鞋,“yes!!”他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自由啦!”话毕,孙亦航房间走出一个人,“你好,我叫展逸文,你是?”那个人高但却不是很成熟,声音还在变音,才14-5岁一样的少年。方翔锐凑上去,友好地笑了:“你好,我是方翔锐。”展逸文礼貌的笑了笑,“我哥呢?”方翔锐猜他应该就是孙亦航的弟弟了,说,“你哥现在躺医院呢。”展逸文脸色变了变,问:“严重吗?”“酒精过敏。不严重。”方翔锐坐在沙发上,展逸文说了句谢谢就冲出门去。
什么啊,有弟就是好啊。有人关心。
方翔锐想。
tbc

方洛🔒了。
一家三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