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歌

短打 三角

*匆上升

*ooc





“你说,方翔锐什么时候回来啊。”




国庆没过几天,何洛洛像着了迷一样反复看方翔锐单人cut ,林墨管不了,他只是缩在沙发上,看着何洛洛从早上至黄昏,眼神从明亮到灰暗。


这种凡人的恋爱,我怎么能管呢。

我怎么可能管呢。


何洛洛把手机合上,阖眼,然后长吁一声,叫林墨吃饭。林墨跟上去,给了何洛洛一个笑脸。他唯一能做的,也只有这样。


为什么不能说出来呢。


何洛洛埋在林墨胸前,含糊不清的问,“你说,方翔锐是不是死了?”

林墨垂下眼,他轻轻用那发颤的,被粉丝喜爱的,得天独厚的声音,说:“清醒点吧,徐一宁。”


“你不是何洛洛。”

“他不是方翔锐。”


可是他出现过啊。他存在于我呼吸的空气里,沸腾的记忆里。


“你是不是太入戏了?”


从合约上的铅字上吸取出那个人的名字,化成不成形的思念。


林墨把合约从何洛洛手里抽出,“别看了,能看出花来吗?”何洛洛苦笑,他挠挠头,这期还是洛墨啊。

什么时候才可以重新看见方洛这俩个字啊。

何洛洛偎在床上,半死不活地笑,“怎么就走了呢?”

“承认吧,”

“你想他,喜欢他,爱他。”

林墨站在床下,那双幽黑的眼望着何洛洛,他多想叫,多想骂。

“你,能不能跟我说实话。”

“你爱的人,是周浩然啊。”

何洛洛自讽笑了,他俯下身去,

“这个世界不需要实话。”

“没有人会听。”

“实话就是,我不喜欢你。”

何洛洛倒了下去。

林墨摸着床架。


凡人的恋爱。

我不需要。

但我却入戏最深。


“没事,反正现在,”

“何洛洛是林墨的。”


不管徐一宁有多少个,周浩然有多少个。

我只要一个何洛洛。


徐一宁关上手机,通讯里跳出一条消息。

周浩然:“我想他了。”



“好想。”

“黄其淋。”

宋歌果然还是心头宝啊

泡沫

*bai de
*勿上升~
*取名取了花儿乐队的歌同名,因为喜欢,没意义


1.
这是我第一次这么干。
何洛洛趁夜色渐浓,狠狠抱住方翔锐,吻了上去。
也是最后一次。
嘴里一股血腥味,何洛洛松开方翔锐,接着就唾了一口。
方翔锐懵了,他先抹了把脸,“不是,你倒还嫌弃我?”方翔锐并不反感,只是心痛眼前人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和动作。
何洛洛摆手,指嘴,“有股血味。”


什么啊,和人接吻的感觉不就这样。
干涩,生硬,最后差点就破皮了。
一点也不真实。何洛洛站在学校后门想,方翔锐顾不上生气,扯了一把何洛洛,你大爷的,何洛洛,叫我出来干这事儿,门禁了快,再不回去咱俩都得睡大街。何洛洛被他扯了几步,飘到上海的头绪又回来了,急忙跟方翔锐溜进学校。


没几步,后门大爷就催,怎么回事这么晚!都9点了,满世界打油飞!何洛洛赔笑,刚转身,碰上方翔锐退后,撞了个七荤八素,“碍您脚落地儿了是吧。”何洛洛全然忘了刚自己做了什么流氓事,开口就叫。“丫小点声,出褶子了!”方翔锐先把何洛洛拉到树丛里,“看见那女的没,那个不是教导主任吗?今儿是他值勤!”何洛洛骇了一跳,“我靠,那咱俩岂不是要凉。”方翔锐白了他一眼,“没出息,”他又想到强吻,又说,“就某些方面有,比如……比如……”方翔锐自己也羞,何洛洛听他说,又懂了大半,也红了脸,“你扯淡,”何洛洛笑了,又正色,“现在得想咱们怎么回去!”方翔锐扭头,也是,不能为美人舍江山。


“你从后边走,我去杀他个措手不及。”方翔锐指着门,“我被记过没什么事,你被记过我的事可就大了去了。”何洛洛点头,又觉得这对方翔锐有些不公平,对自己也不太好,想反驳,方翔锐直摇头,“你就记住,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尽管把锅往我这儿推,你赶紧上楼吧。”何洛洛有些羞,又有些恼火。他低声骂,“在你眼里我就是这样的人吗?”你洛哥可是性情中人!方翔锐像看出了什么,他露出酒窝,轻声哄着小孩,“是,是我洛哥天下第一拽。”何洛洛心里一阵颤栗,也不好说什么,转身跑了。

是不是心动了。

方翔锐见人跑远,从树丛里跳出来,颇有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气势,他大口嚎一声,“俺老孙来也!”

好吧,英雄是个猴子,也凑合。何洛洛心里想。果然人都往方翔锐那去了,何洛洛投机进了宿舍,跑上二楼,垫起脚看,活似一望母石。

方翔锐果然被抓住了。好傻。何洛洛心里一半想笑一半感恩,还有点莫名其妙的情愫。甚至还有一些因为想嘲笑方翔锐而升起来的罪恶感。他看着方翔锐,黑乎乎闹腾一片,方翔锐感受到视线,抬起头,悄悄朝站在光亮处的何洛洛眨眨眼。

其实被他强吻也不错。

方翔锐签完名,晃晃悠悠的进了宿舍门。
“这位老赶,贵姓啊?”
何洛洛眼泪一下上头,差点没给方翔锐来个泪撒西湖水。
方翔锐急眼了,他慌张的帮何洛洛抹眼泪,“大哥,大哥我错了,饶了小弟,我,我以后为你上刀山下火海,真的,別哭了。”何洛洛止都止不住,方翔锐见没办法了,学何洛洛也就吻了上去。

这会可不一样了。
是柔软的,甜蜜的,有质感了。
何洛洛瞪着一汪泉水,欲滴未滴的,亮盈盈的,“我,我不是,我太感动了,不是……”何洛洛语无伦次。
方翔锐又烧红了脸。
丫接吻是这样的。


不久,校园里就多了俩人,他们的手勾在一起,好似再也分不开。


1.打油飞:无目地的到处瞎溜

2.褶子:不行了,完蛋了

3.老赶:指没见过世面的人

波兰首都是上海

*勿上升
*ooc
*短 无脑产物 双向暗恋


1.
何洛洛一个人走在路上,吸着鼻涕,
风打过来,卷起一地垃圾。
“喂林墨,你要我来上海干嘛呢?这什么破地儿。”
他在北京待惯了,说话也不自觉染上京腔。
林墨在电话那头笑,“不是,我请你来上海喝茶,你人呢?”
何洛洛停在路中间。
“靠林墨你大爷。那你叫我来奉贤区干嘛?”
他转身准备打车走,
林墨还在叨:“上海南京路这,快点来。”
“成成成,别催。”何洛洛挂了电话,往回走,一边走一边哝,“不是林墨叫来奉贤的,打我电话是谁啊。”
他裹紧了大衣,身后猛的有人叫。
“何洛洛!”方翔锐顶着一脸白粉,“等会!”
“啊!这不是大明星吗!”何洛洛站那没动。
方翔锐朝弄堂里说了什么,就跑过来。
“什么大明星啊……”方翔锐吐着白气,“你来这干嘛?

何洛洛摇摇手里的手机。
“林墨叫我来上海喝茶。”
“带上我吧。”
方翔锐低头看看他,打断了何洛洛的话。


2.
“我还记得你。”何洛洛笑,“在北京上学的时候常听班上同学说起你。”
天天看着呢。
方翔锐挠挠头,“是吗?”
“其实是我打电话给你的。”方翔锐说,“我就只记得你了。”
明明可以赴林墨的邀请见到眼前人,但是方翔锐太想当何洛洛第一个见到的人了,只好出此下策。
见心上人惊讶的样子,冒着被打的风险也很开心的方翔锐边躲却又忍不住的发笑。
何洛洛有些恼火,但是人助理还在,不好发作,撇嘴:“那还真是谢谢你。”
方翔锐正色,故作正经:“为人民服务,不客气。”
何洛洛转过头去,他可不能让方翔锐看见他脸上的表情。
那是一种掺杂着爱意与苦涩的笑。
怎么办,这么多年控制,一见到他还是沦陷了。
何洛洛抓狂。
方翔锐见何洛洛转头没了声,以为生气了,便凑到他身旁,何洛洛马上捂住脸。
“给我看。”
“不给。”
“为什么。”
“你怎么这么幼稚啊。车来了,让让让。”
不是,大哥,你捂个脸看得见个屁啊。
方翔锐觉得自己被助理骗了。
不是说这样可以让人爱上自己吗!!
助理使了个眼色。
“我用的是十招上女孩爱上你,我怎么知道你要爱的是男生。”


3.
抛弃了垃圾队友助理,方翔锐和何洛洛坐车到了林墨说的地方,古色古香,挺符合林墨的喜好。
方翔锐顿了顿,开口说,“何洛洛,”何洛洛僵硬了一下,“我喜欢你。”

何洛洛深吸一口气,“你雾霾吸进脑子了?”
方翔锐觉得自己表白错人了。
何洛洛凑上来,伸出手,往方翔锐脸上一拉。
是真的。
“靠靠靠疼……”方翔锐没有挣脱开,反握住何洛洛的手,用最深情的眼神看着何洛洛。

“说实话,我第一次觉得你演技这么好。”何洛洛心里半羞半喜,脸上却没有表示。
方翔锐嗤笑,他用力一拉,把何洛洛搂进怀里,“我看到你的屏保了,是我。”

“你喜欢我吧?”

“不要脸,”何洛洛紧张的左顾右盼,生怕被人拍了去,还好四周没人,“注意点!你可是大明星啊!”
方翔锐不满的说,“有我在你身边,还注意别人啊。”

何洛洛想,也是。

“你愿意做我男朋友吗?”
方翔锐问。
何洛洛笑着说,好的。

“所以你算是答应我了吧,”方翔锐牵着何洛洛的手等电梯,“什么时候去国外扯个证。”
何洛洛惊诧,他还在成为方翔锐的男朋友而缓不过神,突然又来了一波冲击。
“这个,这个太快了吧。”
“没事,我爸妈已经不管我要结婚的人是男是女了,在他们看来,只要有证就行。”
方翔锐转身朝何洛洛眨眨眼。
可恶。
这该死的甜美。

到了茶厅,却只有林墨和池忆坐在一起,何洛洛问:“那俩呢?”
“死了。”
“马上过来。”
何洛洛选择第二条。
池忆拍着雕花椅,殷勤地叫何洛洛来坐。
活似居委会大妈。
“我们不是昨天刚见面吗。”
何洛洛心里吐槽。
林墨则内涵地朝方翔锐挑眉。
方翔锐正想说些什么,就被何洛洛一记眼刀杀过来,乖乖坐在何洛洛旁边。

林墨笑,你俩,成了?
何洛洛往方翔锐那挪了挪。
“是。”方翔锐欠嗖嗖的,“多谢林大侠。”
何洛洛才反应过来,“合着你们是一伙的!”
林墨大笑,“他打电话给你就是为了当你第一人,愱妒死了呢。”
何洛洛恼羞成怒,欲盖弥彰的推了推方翔锐。

方翔锐可乐死了。

karma(因果报应)

*ooc
*勿上升
*肝爆八月


1.
何洛洛有大麻烦了。
还是难以回补的麻烦。
他的床上情人,回来了。
并且在第一天俩人就碰了面,
缘分天注定。
转角遇到爱。
何洛洛在公司里奔跑,差一点,差一点就可以打到卡了。
“我去。”
他和一个人在转角撞了。
很用力地被撞飞了。
何洛洛揉着脸,疼死你何家大少爷了。
“你走路能不能看路啊,疼死了。”
他从地上站起来,望着那人,指着鼻子,“你知道这鼻子多贵吗?我就差没给它上保险。”
“多少钱做的?”
那人长得瘦高,相貌出挑。
跟模特似的。
何洛洛好笑的想。
“做你妹啊,我这可是纯天然的!少在这污蔑我。”何洛洛为了证明,把鼻子往那人面上一挑。

然后气势迅速变弱。

靠。是他。
何洛洛看清了眼前人,往后退了几步。
“我,我上班要迟到了,让,让。”
胡乱道歉,就跑了过去。
这段插曲很快过去。

2.
方翔锐是作为公司代表来参加合作方的会议。
他在合作方公司里和助理走散了。
这该死的方向感。他骂。
方翔锐只好装作自己是个没事人在公司里乱晃,寻找着自己认识的人。
刚从一个角里拐过来,就撞上了人。
胸口疼。方翔锐正要发作,就瞧见地上那人面熟。
仔细想了想,想起是何家小少爷。
也是自己曾经的床伴。
他只觉惊喜,想逗逗那人,
但是那个人好像忘了自己,气呼呼的往自己脸上凑。
方翔锐差点要吻上去。
不过,小少爷像是明白了什么,顿了顿,然后慌慌张张跑了。
真可爱。
方翔锐回头看他,背后传来助理的议论声,助理把方翔锐扯过来,说:“大爷,我可找到你了。”顺着方翔锐的眼光瞟去,“哟,不是何家少爷吗,来他爸公司历练呐?”
方翔锐没说什么,助理也不再说,领着他进了办公室。

3.
“孙亦航!”何洛洛还是迟到了,他把包甩到桌上,跟孙亦航抱怨,“你知道吗,我居然遇到了一个很不想遇到的人!”
孙亦航抬起头,“大哥,小点声。这办公室隔音不太好,你这声保证连门卫大爷都能听见。”
何洛洛压低了声音,“真的,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方翔锐。”
“你炮友?”孙亦航问。
何洛洛在桌下翻来翻去,“什么炮友,床伴懂吗?!”
得,这声估计连门口买饼的李大娘都听见了。
孙亦航走到何洛洛旁边,“找什么呢?”
“找咱们毕业册,里边不是有方翔锐吗?”何洛洛捣腾了好一会,抽出一本大红色的相册。
“我靠黑历史!”孙亦航扭头走了,被何洛洛扯回来。
何洛洛得意的指指点点,说:“就是他,咱们同届毕业的校草,方翔锐。”
“哇,谁评的校草,有我还能有他?”孙亦航贫。
何洛洛白他,“别打岔,我要完了,救命啊孙大侠。”
所以刚刚是谁白我啊。
“我和他是在毕业之前的前几天,”何洛洛坐在办公室里,叹了口气。开始说。

4.
何洛洛那年21岁。
沉默苦读的何洛洛,忽然被挖掘出来。
有钱,帅,成绩好。
所以被人贴上各种标签。
一时间风光无限。
而他和方翔锐的火花,摩擦于毕业前几天。
方翔锐受邀来庆祝毕业的舞会,意外遇到了系里很受欢迎的何家小少爷。自己暗恋三年的对象。
何洛洛被孙亦航迷迷糊糊骗去了,他没什么心思,被学校的各类人骗了很多酒。喝得他更加迷糊。
“不喝啦,真的不行。”其实何洛洛酒量很差,一杯倒的量,逞强喝了几杯,然后推脱掉。晕乎乎地在大门口站着发呆。
方翔锐见何洛洛今天穿着西装,明明是一脸稚气,细瘦秀欣的人,偏偏学大人喝酒,还喝那么多。
端着两杯香槟,往何洛洛手心里塞。
“不喝了,”何洛洛抬眼望着方翔锐,透出无奈和请求。
方翔锐只当他在撒娇。
“好吧。最后一次。”
何洛洛意外好脾气的喝完了。
“这个好喝。”他意犹未净,想又拿一杯,被方翔锐拦腰抱走了。
“你放我下来。”何洛洛仅存的理智和家教使他没有大叫大闹。
于是也没人看见。
方翔锐把何洛洛一丢。
“你干什么?”何洛洛瞪他,不满地哝,“你谁啊?我认识你吗?”
方翔锐伸手要把他拉起来。
何洛洛赌气,自己撑起来,可惜酒喝多了,腿软。
没起来。
方翔锐好笑,往地上一捞。
这一捞就捞到酒店床上去了。

5.
何洛洛在疼痛中醒来。
“靠。”他暗骂。
疼痛集中于下半身。
直径跪进浴室,忽略上半身青青红红的痕迹,下半身也是不忍直视。
我昨天和谁打了一架。
何洛洛认真思考了一会。
他不是不能接受和男人发生关系,只是觉得自己是不是太随便了。
如果那个男的长得不帅,我就从这跳下去。
抱着这样的心态,他看到了方翔锐。
我靠,睡到校草是什么体验。
何洛洛忍住发知乎的冲动,往床上探去,方翔锐还在睡,露出一大片挠得通红印子的背后。
应该很疼吧。
何洛洛戳戳他,没反应。
“好像一只肥猫。”
“这样好像跨物种了吧?”方翔锐说,他从床上爬起来,抓了件外套往何洛洛丢去,“穿上,別着凉。”
“你醒了?”何洛洛抓着外套,“那个我……”
方翔锐走进浴室,“让我先洗个澡。”
何洛洛衣服裤子都套上了,对正在洗澡的方翔锐说,我走了,支,支票在桌上。
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

6.
何洛洛忧郁的扶着额头。
“这个绝对是报应!”
孙亦航听了何洛洛的话,
小声说,
这个叫因果报应。

KARMA




Tbc

合约恋人

*勿上升
*瞎写的 掰的

1.
“你们俩就在屏幕前组个cp,装也要装出来。”
他们说。
“不甜,不行,亲密点。”
他们说。
“你懂什么叫演技吗?”
他们说。
什么都是他们说的。
何洛洛把耳机音量调大。
但是并没有在听。
他把头靠在墙上,灰色的外套沾上了墙灰。
他一个人坐在公司后门。
立秋后的上海很潮,也很闷。
何洛洛许了个愿。
不久,远远听见孙亦航在楼上叫他。
“干嘛啊?”
他站起来,拍干净身上的灰。
孙亦航在楼上喊,上来,有事。
声音很快飘散在午后。

2.
“今天是cp分配,就差你了。”孙亦航帮他拍拍头,“你刚刚哪去了,方翔锐说找你找不到。”
何洛洛不好意思笑了笑,“没有,就楼下那片垃圾区那。”
两人踏进办公室,何洛洛瞧见方翔锐抬眼看了他。应该是生气了吧。何洛洛没有多想,拿起了桌面上的策划书。
“文忆,一组,航墨,一组,方洛……”何洛洛不自主发出为难的眼神看着孙亦航。
而那位人则我怎么知道別问我的神情糊了何洛洛一脸。
分完组,六个人朝着不同的方向走出办公室。
池忆跟着何洛洛,试探地:“你不乐意,就和我换吧,反正展逸文都无所谓。”
何洛洛摇头,“没关系的,反正我也是,无所谓。”
“你真的这么想?”
这个声音激得何洛洛一顿。
池忆回头大声说,哟方哥,有事啊,那不打扰了啊。
然后飞速溜走。
何洛洛脸上没什么变化,但是心里已经把池忆AB面反复打了一遍。顺带问候了他全家。
“不是,”何洛洛带上职业甜笑,“人池忆问了,不能让人难堪啊。”
方翔锐注视着他,带着有些嘲讽的意味,往何洛洛心里刺去。
“就算是,那又怎么样。”何洛洛一边说,“反正你不也是无所谓。”一边和方翔锐擦肩而去。
“难道你认真了吗?”何洛洛回头,笑得很甜。
方翔锐偎着墙,眼神悲伤混着一丝爱意。

3.
何洛洛其实看见了。
他转了个弯,躲进一间屋子,垂着脸。
不是。
我不是。
我多么希望你认真啊。
何洛洛握着把手,
悄悄地无声哭泣。
夏日祭很快来了,他和方翔锐的关系停留在屏幕,但是私下没有交流,练习的时候也是隔着说些没油盐的话。
这样的关系很适合何洛洛。
训练后,何洛洛冲完澡,一扑上床就困得动不了。他戴上耳机,从每日推荐随机了一首歌。
" i don't want to kiss you
i don't want to miss you
i don't want to hurt you

i don't want to love you "
何洛洛觉得这首歌很好听,就下载了。
《波兰首都是上海》
他翻到评论,
有一条评论吸引了他的注意,
“姑娘说 我们的关系最好就像 上海的南京路 南京的上海路 没有关系”
何洛洛笑了笑,
这太惨了,
还好,我的关系有合约。
孙亦航之后听了这话,反驳,
明明你这个更惨啊。

4.
夏日祭要录视频,按照先前,各cp先发了糖,何洛洛抬头看了看方翔锐,很温柔,很大众情人,为什么对自己又这么冷淡呢。
方翔锐好像注意到什么,和林墨笑成一团。
何洛洛没心思看,更不想分享他们俩之间的快乐。
他觉得自己太小气了。
他支着下巴,又找来手机,在室内蓝牙放了自己下戴的歌,没人在意背景音乐是什么,闹哄哄的一群。
何洛洛懒洋洋的坐在门口,无心加入,像海洋的冷气流。
循环到昨天下载的那首歌,才悠悠来了神,何洛洛余光看到方翔锐也在回望他,特别是这首歌的结尾时,方翔锐听了林墨说了什么,又一脸笑意地望了过来。
笑屁啊。
何洛洛只好瞪回去。
一来二去,连池忆都注意到了,小声说:“你和方翔锐和好了?”
“什么和好?”
池忆咧嘴,“你不知道,你俩特别像在调情。”
何洛洛在方翔锐眼里瞬间变红了。
从脖子红到耳根再到脸那种。


5.
舞台上,何洛洛脸上一直挂着甜笑,好不容易下了台喘口气,又被林墨扯到台下,方翔锐在唱歌,他们俩挤在摄影师的小区域听他唱歌。
灯光打在这位大众情人脸上真好看。
何洛洛想。
大屏幕上的方翔锐朝着何洛洛方向,比了个口势。
“我”
“喜”
“欢”
“你”
台下疯了。
而犯罪的人在台上又唱又跳,却一直注视着何洛洛。
何洛洛这次真的笑得很甜心,
他在心里激动,却又很惶恐。
也许自己的愿望成真了吧。

6.
白痴方翔锐。
何洛洛骂。也不怕被人发现。还冷落我。
方翔锐露出梨涡,解释:“我真没有冷落你的意思。只是太高兴了。”
“高兴什么?”何洛洛问,
“高兴和你是合约恋人啊。”方翔锐搂住他。
“我曾经许过一个愿望。”何洛洛说。
“什么愿望?”
“就是,你和我,可以是去掉合约两个字的恋人。”
“现在不就实现了吗。”
方翔锐把何洛洛又搂紧了些。
“- i don't want to love you .”
才怪。
" i always want to love you ."



分享yourboyfriendsucks!的单曲《波兰首都是上海》http://music.163.com/song/419596181/?userid=403086184 (@网易云音乐)@

富裕
真的
甜到
爆炸
我好爱。

kiss me. in the dark .

*甜
*勿上升
*ooc
*有一点点航鑫


1.
春天是个好季节。
当何洛洛和方翔锐在角落里分享双方的触碰时。
他如是想。
春天的方翔锐是一个好先生。

2.
方翔锐喜欢在回宿舍的车上变成何洛洛的挂件。
他就像一头狮子,何洛洛就像他的领土。
狮子可以在领土上为所欲为。
方翔锐可以对何洛洛为所欲为。
当然,也只是方先生这么想。
何洛洛倒不这么认为。
他觉得方翔锐在春天里有些飘飘然。

特别是在车上。

“你们俩有肌肤渴求症啊?”林墨吐槽。
黑暗里,只有那俩人的眼睛弯弯的,明亮得像将黑夜烫破的灯*。
*-摘自姜二嫚的《灯》
其实何洛洛是乐在其中的。
方翔锐常将何洛洛搂得喘不过气。
路灯打在俩人脸上,洋溢着幸福和青春的气息。
孙亦航像想到什么似的,有些羡慕的望了他们一眼。
他想,以前我也有这样的挂件。比他们都可爱。可爱上亿倍。
我的层层。
池忆莫名有些害怕对着自己后背偷笑的孙亦航。

3.
何洛洛回到宿舍,匆匆忙忙洗了个澡,无心录宿舍的视频。
方翔锐刚刚和那帮小崽子闹了一通,顶看汗淋淋的脸朝何洛洛扑去。
“哇你臭烘烘的!”何洛洛嘴上说着,身体却没有避开,反而轻轻抽了一张纸巾,往方翔锐脸上擦。
方翔锐抬起头。
有时候,有些时间,就是为了接吻的。
何洛洛刚刚擦完,突然周围一片黑暗。
他在那一个瞬间失去了视觉。
嘴上一暖。
他们拥抱黑暗中。
何洛洛的鼻腔中混和着方翔锐的汗味和他衣服上的有些刺鼻的酸味。
可他还是觉得香味四溢。
方翔锐心里爆出一道烟火。
打向他身体各处。

4.
当宿舍重新接上了电后,孙亦航从门口跑进来,喊着余沐阳和傅韵哲那俩人在门口不知道在干点什么,居然跳闸了,连摄像机都黑了。估计什么也没拍到。
他看着那俩人红着脸都不知道干什么的神情,心里呵了一声,就又跑出去了。
等等,孙亦航走出门口,脑子里轰一声。
刚刚富裕好像也是这个表情?

5.
何洛洛推推方翔锐,
“快去洗澡。臭死了。”
方翔锐应了一声,站起来却敲了头。
何洛洛急得也站起来。
也磕了自己的头。
“好痛啊……”何洛洛摸了摸头。
方翔锐才反应过来。
我们亲了!
他瞬间笑了起来。
何洛洛有些担心,
不会傻了吧。
洗澡中,方先生揉着自己的头,
怎么这么疼啊。

6.
孙亦航在深夜中踏上天台。
“喂?”
那边还很吵。大概在庆祝。
“层层。我有点想你啦。”
“班长,你这想有多少,怎么才一点啊?”
“大概是我的世界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班长你怎么突然这样”
“说真的”
“实话,我也想你。”
“改天见一面吧?”
“当然啦!我还要扯着你跟队友介绍。”
“介绍什么?”
“你……你知道就行啦……”
孙亦航的春天来了。
而方洛已经甜蜜到了夏天。
何洛洛说,
夏天的方翔锐也是一个好先生。

想要粉丝
嘿嘿嘿